问题库

河南南阳一只小狗陷火场,狗妈妈嚎叫求救,你怎么看这件事?

齐谦大圣
2021/4/9 9:25:46
2月12日在河南南阳,一处垃圾堆着火,消防员及时赶到灭火,而就在火场周围,一只狗狗不停的朝着火场嚎叫,几次试图冲进火场,在火扑灭后,消防员在一片木板下找到了一只小奶狗...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3个)

3个回答

  • 乡村胖阿霞

    2021/4/10 13:00:41

    我们都知道狗就是狼驯化来的,所以像狼一样嚎叫是他隐藏在身体里的本能,这不奇怪!至于他为什么会就这几天嚎叫,我的结论如下:

    1 可能是对相同声音的回应。如果远处有一只狗狗也在发出这样的声音,他就会模仿。而且狼嚎声在我们听来会有些凄厉,但在狗狗的世界里这就是它们在远距离之下打招呼的方式了。

    2 可能是对高音的回应。因为我们人类和狗狗所能达到的听力范围是不一样的,我们能听到的声音最多到达2赫兹而狗狗可以听到高达45赫兹的声音,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我们能听到的高音对狗狗来说就更高了,比如警车或者救护车的鸣笛声,在狗狗听来就会更加尖锐一些,然后它们就有可能会有一定的反应,发出狼嚎声以此回应它们听到的声音。

    3 可能是为了提醒主人。正如第二点所说,因为狗狗对高音更为敏感一些,所以当它听到那些消防车之类的鸣笛声的时候就会变得比较焦躁不安,会用叫声来提醒主人!

  • 書夫碼字先生

    2021/4/15 10:56:19

    这个问题很复杂。说它复杂,即使在清华简《楚居》问世以后,楚都“丹阳”地望仍是个悬案。因为《楚居》扯出了更多的地望,都与“丹淅之会”不相干,包括李学勤先生、徐少华教授都只是在猜。在学术领域,关于楚国始都“丹阳”的论文实际都是在编织“皇帝新装”,而楚学泰斗张正明先生的声音,却被“皇帝新装”的各种赞誉所掩盖。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学术本身不纯净,背后有各种利益掣肘;而且学术环境污染太大。
    总有人喜欢吹,凡沾边的不沾边的都能吹出个花来,搞媒体轰炸,先把学术界不能定论的给坐实到自家再说。于是,“二里头夏都”、“黄帝故里”,甚至“玉皇大帝故里”都出炉了……学术定论是地方宣传部门的笔杆子们能做得了的吗?


    丹江考古结束之后,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其实从陕西商洛到湖北十堰包括河南淅川,整个丹江流域都没有发现西周时期的楚国遗址;已出土文物的上限不过春秋中期,其楚式铜器甚为成熟,主要是战国时期的。楚人立国于春秋中期吗?因而说“丹阳”是楚国始都,肯定是牛头不对马嘴。战国时期,商於之地是楚国西北军事重地,也是楚衰秦兴之地,即便出土楚国王室重器也不稀奇。更何况春秋时期,楚还封有麇子之国在那儿。

    那么是“丹阳”错了,还是“丹阳”没挖出来呢?我们先从“丹阳”的出处说起,那就是《史记•楚世家》:

    熊绎当周成王之时,举文、武勤劳之后嗣,而封熊峰于楚蛮,封以子男之田,姓芈氏,居丹阳。

    对于这个“丹阳”,《史记三家注》就出现了徐广、颖容的“枝江说”,李泰《括地志》的“秭归说”。“丹淅说”清朝才出现,最晚出现。这个记载其实是大有毛病的,因为在熊绎受封之前,楚人早已立国江汉。楚与西周是商末同时兴起的方囯,也曾经是反商的盟友,用司马公的话说,楚祖鬻熊“子事文王”,其曾孙熊绎是“文、武勤劳之后嗣”。


    既然楚人早已立国,就因为楚君熊绎得到了周王朝承认,即搬迁至“丹阳”也不可能。那么熊绎之前的楚君所居,才是真正的楚国都城。这个地方存在吗?当然。是比《史记》更早的记载吗?当然:

    《墨子•非攻下》曰:“昔者楚熊麗始討此睢山之间。”畢沅校注云:“討”字当为“封”字。

    睢山在哪儿呢?楚史泰斗张正明先生说:“睢山即雎山,后世称柤山、祖山、沮山,今称主山,在湖北南漳北部近谷城边界处,主峰突兀雄伟,附近有若干或大或小的盆地隐藏在丛山之中”(见张正明《楚史》p22,人大版)。熊丽跟熊绎是什么关系呢?根据《世本》,熊丽为鬻熊之子,熊绎之祖父。也就是说,在西周承认楚国之前,楚人至少立国于睢山三世了。那么,司马公的“丹阳”肯定就是个笑话。这个不稀奇,太史公作为西汉太史令,不也是连刘邦老爹的名字也弄不清吗?


    那么关于这个楚始都睢山地望,有佐证吗?《春秋》昭公十二年《左传》记载有楚灵王与右尹子革的对话,可谓力证:

    “昔我先王熊绎,与吕级、王孙牟、燮父、禽父,并事康王,四国皆有分,我独无有。”子革对曰:“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处草莽……”

    这个“辟在荆山”的记载,和“始討此睢山之间”的记载形成逻辑系统,足于作废一切“丹阳说”:荆山在睢山西南百里,熊丽立国于睢山之间,其孙熊绎受封时仍在向荆山拓展(详见张正明先生配图)。熊绎如果立都于丹阳,跑到南方四百里外去“筚路蓝缕”,不是有病吗?《史记》错了,还是《墨子》、《左传》都错了?嘉会认为,楚国始都“丹阳”,本就是司马迁从错讹史料中抄出来的!楚国始都以荆、睢为望,此传世文献早有定论,只是因《楚世家》之讹记,遂有纷纭之“丹阳”歧说,实则皆文字游戏耳。

    所以,早有梁玉绳在《史记志疑》中指出:

    丽是绎祖,睢为楚望,然则绎之前已建国楚地,成加盖因而封之,非成王封绎始有国耳。


    对于楚国始都“荆、睢”之望,本文再提供几条佐证:

    ①楚始国之君为熊丽,而非其孙熊绎。楚君以酓为氏,正是从酓丽始,此后酓狂、酓绎,直至秦末义军领袖楚怀王酓心。楚公族姓芈,本楚祖女嬇鬼方氏之姓氏。而楚君以酓为氏,金文“酓”状神饮酒,实则“饮”字,本火正祝融缩酒祭祀之职司,文献作“熊”。据商承祚《寿春新出楚王鼎考释》:酓、熊古读声近,北方诸侯畏楚以兽视之。

    ②《楚居》有“夷屯”有“京宗”,宗庙在“夷屯”,“夷屯”即后世楚都“郢”之切声,在荆、睢之间;“京宗”乃季连部北上迎娶“盘庚之子”所居。关于楚人迁徙路线,《楚居》云:季连部“前出于乔山,逆上汌水,见盘庚之子……穴酓(即鬻熊)迟徙于京宗……至酓狂亦居京宗。至酓绎与屈紃,思(使)若嗌卜徙于夷屯,为楩室,室既成,无以内之,乃窃鄀人之犝以祭”。李学勤释“汌水”为丹水,则乔山即荆、睢之山,“夷屯”有宗庙“楩室”方可称楚都。

    ③自熊绎、熊艾、熊亶、熊勝、熊楊至熊渠六世楚君,传世和出土文献皆无楚与南阳盆地有关系的记载;相反,其自汉江南岸荆山沿睢水(今蛮河)、汉水向江上发展甚为明确。据古本《竹书纪年》,周穆王“三十七年伐徐,大起九师,东至于九江”(《文选恨赋注》所引),此役熊勝或熊楊应有兴师,乘火打劫染指了今鄂东铜矿,从而为熊渠兴起奠定了实力。第八世楚君熊渠以勇力、胆略著称,是楚人走出荆山,沿沮水、汉江南下开拓江上的英雄。《楚世家》云:

    甚得江汉民和,乃兴兵伐庸(杜预注:今上庸县)、扬越(得名扬水,在长江中游),至于鄂(刘伯庄云“鄂州”)……乃立其长子康为句亶王(张莹曰“今江陵”),中子红为鄂王(《九州记》曰“今武昌”),少子执疵为越章王(何光岳谓在安陆)。

    熊渠分封三子,实则保护运铜通道的安全。熊渠之后,历熊挚红、熊延、熊勇、熊严、熊伯霜、熊徇、熊咢、熊仪(若敖)、熊坎(霄敖)、熊眴(蚡冒)十一世,已入东周,均无与南阳盆地有关的记载。武王熊通以征服汉阳诸姬老大随国为头等大事,目的在于乘周衰而独占江上铜矿,其活动地域仍在汉水之南。

    综论:楚始国之君为熊丽,楚始都在荆睢山之间;“丹阳”实太史公之误说。那么,就有人会判断了:如此说来,“南阳是楚国的发源地,楚国的都城在南阳”,不就是谎话了?的确如此,既然论楚国,任何人都不可能把湖北襄阳的荆睢山,搬到南阳淅川去,楚即荆,荆即楚,自古荆、楚互训。未闻楚可训“丹”者。抛弃古训言丹阳之论文,岂非民科哉?!


    补充一点:武王之子文王熊貲二年,“伐申,过邓(今襄阳樊城西北)”,始与南阳盆地发生关系。“申、息”为楚之门,可以这样说,今河南大半土地已为文王之后的历代楚君所征服;而申邑改为宛邑,大致在楚悼王之时,因为吴起作过“宛令”。

    正本清源,以客观的考证,还原历史的本来,@嘉会天下 欢迎您的关注,共同探索文化的温度!


    本文主要参考文献:

    楚地出土十六种竹简,张正明先生《楚史》、《楚文化史》,石泉先生《古代荆楚地理新探》,徐少华《清华竹简探论》,《世本八种》,《左传》,《史记》,《古本竹书纪年辑校订补》,相关考古报告和论文。未指明出处者,一并致谢!

  • 黑黑的小鸭

    2021/4/20 0:46:32

    谢谢邀请。

    都说:狗狗是人类的好朋友。没错,相比其他的动物而言,狗狗更容易和人亲近,成为人类的好朋友。

    当狗狗刚出生时,什么能力都没有,走不稳,吃不了其他的东西,甚至眼睛都没有睁开,这是他们是极其依赖狗妈妈的。随着小狗慢慢的成长,会走的时候,这是主人们就喜欢和他们玩耍,狗狗也就慢慢的和主人们熟悉起来,当狗狗完全断奶后,吃的食物全部来源于主人那里,自然更依赖他们的主人啦!

    在这里,我想和养狗狗的人说:不要轻易抛弃我们的狗狗,狗狗一但认定了一个主人,就很难再去接受其他的人了。所以,一定要爱护狗狗。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