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大清铜币为何价格如此之高?

树新古
2021/4/9 8:20:43
大清铜币为何价格如此之高?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遥望彡

    2021/4/18 19:03:48

    站在安西教练的角度说一下吧,我觉得这个片段最打动我的是「尊重」和「原谅」。

    在这个场景里,和自我和解的,不仅仅是三井,也有安西教练。

    对老头子,年轻时候的我是颇有怨念的:为什么他在三井离开的时候,一次都没有劝过他回头?

    长大后逐渐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如果安西教练真的不那么把三井当回事的话,那么在篮球场看到闹事的三井的时候,就不会一脸平静地扶起眼睛,说:“噢,是你啊。”

    我发现:安西教练在谷泽事件最大的转变,不是从严到松,而是从强行把自己的观点压在球员身上,转变为尊重球员。

    谷泽这件事,从篮球训练的角度思考,安西教练并没有做错,谷泽后来的失败也证明了安西教练的预测是正确的,可是为什么还是出现了悲剧?

    正是因为当时:安西教练坚持做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却从来没有问过谷泽自己的想法。谷泽只有自己吃了大亏之后,才意识到了教练的苦心,可是这时候天才已经陨落,一切为时已晚——这才是安西教练离开的原因。

    后来的安西教练,在培养选手的时候,变得循循善诱拓展每个选手的长处,站在他们的角度帮助他们成长。

    比如说对樱木,一开始樱木闹事,笑眯眯的说你是秘密武器,再比如和他两万球的赌约——安西教练几乎没有选手做过什么。

    唯二的任性,一次是流川枫打算去美国的时候,安西教练坚定地制止了他,让他先成为日本第一的高中生。后来,流川枫得知了谷泽的故事,改变主意寻找安西教练的时候,安西教练也是很温和地鼓励了他。

    在这个过程里,安西教练态度坚定,可是也没有逼迫流川枫改变主意。

    另一次是在山王工业的时候,樱木受了伤,安西教练对他说:

    “我很抱歉,我早就注意到了你的伤口,可我还是任性地想多看看你的表现……”

    樱木回复:

    “老爹你最光荣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对我而言,就是现在啊。”

    回归三井这件事,如果是高头或者田冈,一定会努力挽回三井。可是,骄傲破碎自尊消失的三井真的会听进去么?或许有回头的可能,可是会不会在高压下承受不了,变成下一个谷泽?

    更何况,即使是田冈教练,也不是高压政策回回都成功吧?福田吉兆差点就毁在他手上。别忘了福田为什么没参加练习赛,正是因为受不了田冈的高压政策:田冈为了鼓励福田进步,采用不断打压谩骂他的方式,以至于让他无法忍耐,险些退队断送篮球生涯。

    到后期,福田很典型的一个特点就是极度渴望被夸奖,呼应一下剧情,和田冈带来的精神伤害显然关系很大。

    安西教练之所以没有那么强烈意愿的要求三井回头,归根结底,一方面是他尊重三井的意愿,并且不认为三井放弃篮球是不可原谅的错误,他会在他想要打篮球的时候鼓励他,也会在他不想打的时候尊重他。

    安西教练最佳的学生赤木刚宪在这一点上完全继承了安西教练的思路,大家想想樱木被柔道社长挖角的时候,赤木明明非常的在意,可是还是让樱木自己选择,尊重他的意愿。

    对于安西教练而言,篮球虽然重要,但是并不是勉强人参加的活动。

    不过,说了这么多,看到这我的心情是很微妙的:一个严厉的,控制欲强的人,在犯了错之后,到底是怎么样把自己扒皮拆骨,才会让自己走上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呢?

    如果换成以前的安西教练,他能忍耐三井出走多久?三天?三个月?我感觉三小时都不行。

    一个崇拜自己的天才选手就这样自我放纵,他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去容忍他这样的?

    想了很久,觉得是因为「信任」。

    安西教练始终相信,三井会回来。

    不仅仅是因为他重视三井,同时他明白,对于热爱篮球的人来说,篮球社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社团活动。

    所以,在所有人都因为三井的回归反映强烈的时候,安西教练的态度反而非常的慈祥,他一如从前鼓励三井那样,温和地和三井打了招呼,仿佛三井只是不小心迷路在外面走了一圈,而不是犯了外人眼里不可饶恕的错误——我相信你会回来,我在等你回来。

    到这一步,安西教练也完成了和自己的和解。

    同时,也给当时的我留了一个疑惑:篮球到底是怎么样的运动,让这么多人如此去爱呢?

    最后说说三井:为什么三井看到安西教练,会哭着卸下所有的心防?

    当他自以为毁掉自己的挚爱,就可以缓解心里的苦闷的时候,却在动手之后,看到了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惨象。并不仅仅是篮球队感到痛苦,面对七零八落的球场,三井毫无疑问是最痛苦的那个人。

    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在沉默了两年之后,都选择了**:赤木给了他重重的几个巴掌,木暮愤怒地质问他把自己的梦想毁掉几次才开心。这让他原本的害怕和恐惧,更是加深了一层。

    然而,给予三井鼓励,是老师也是父亲的安西教练却一如既往地爱他,而且从来都没有责怪过他。

    安西教练还是和从前一样,对他满怀感情和期待,一直等着他回家。

    他所恐惧的,害怕的,担心的,一层比一层厚的压力和苦闷,在名为“谅解”的眼神和话语中,统统瓦解,一瞬间发泄了出来。

    -“噢,是你啊。”

    -你终于回来啦。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