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襄阳牛肉面,为什么要加豆腐+豆芽?

超敏教育
2021/4/7 7:43:34
襄阳牛肉面,为什么要加豆腐+豆芽?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光明佛皇

    2021/4/16 12:45:03

    我是一个十分喜欢吃豆制品的人,尤其是豆腐柔嫩又带有豆香的美味。我们家很早以前的老房子附近就有个豆腐坊,所以经常能买到最新鲜优质的传统豆腐,趁热淋上一点酱油我就能吃一大块,那个浓郁的豆香味道我现在都记忆犹新。而现在可能有些地方还能买到这样的豆腐,但是确实感觉市场上不少豆腐已经没有那种浓郁的香味了。

    【市场上的豆腐为什么没有豆腐香味了?】

    主要的原因就是现在的豆腐很多已经“变了”,这种改变基本是为了效率和成本,毕竟做豆腐可是一个苦营生,能够多赚点钱也无可厚非,但是因此让豆腐的浓郁香味也大大降低了,这也是客观事实。

    就拿我记忆中的那个豆腐坊来说吧,因为离得近而且他们家的孩子也是我一个学校的,所以我总跑去玩。在我印象里他们家总有浸泡着豆子的大盆,不远处就是一个机械带动的石磨,最醒目的就是一口巨大的烧锅,偶尔还能看到晾晒的腐皮,角落里还有一些木板和石块,应该是用来把豆腐压制成型的。我印象中第一次亲眼见识到“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这个歇后语的真实变化的时候,也是感觉到十分的神奇。这些零散的记忆就构成了我对豆腐这种美食的基本认知,而他们家豆腐坊里出品的香味,就给我的这个认知盖上了一个一辈子都磨灭不去的印记。

    可是现在的很多豆腐已经变成了流水线上的标准产品,不是说工业化就不好,如果食品没有工业化是没办法供给我们这样庞大的人口的,但是在产量提高、成本降低的同时,豆腐这种美食也失去了原本的香味和“人情温度”。虽然我们这种吃货可能有时候就会有一点矫情,觉得食物要有“温度”、要有文化、匠人精神之类的,但是就算不扯这些“虚的”,就算是传统方式做豆腐都有所区别。比如1斤豆子用盐卤点差不多也就出3斤左右豆腐,如果是用石膏点的话产量差不多就4、5斤往上了,但是香味就没有盐卤点的那么好了。而现在据说有些做豆腐的能做到1斤豆子出10斤豆腐,这简直就是魔术啊,什么豆子的香味也架不住这般稀释啊,而魔术的“魔”字好像也说明了一些事情,比如“等你麻木的时候,下面就搞鬼。”。

    【除了豆腐本身变了,还有其他原因嘛?】

    除了“豆腐变了”这个原因之外,其实吃豆腐的人也变了。

    不只是豆腐这种传统食品,几乎任何一种美食都有人在感叹“还是以前的好!”,甚至是“只有以前的某一家才好”,事实上除了食物品质之外,这种说法有时候也是因为对于以往记忆的怀念。而有些平凡的食物,有了这些情感、记忆的加持,自然也就变得“不平凡”了。现在人们餐桌上的食物越来越丰盛,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我们好像也变得越来越不珍惜、越来越不知足,不管是心理上还是口味上都是如此,这是很多生物的本性。

    比如说我母亲小的时候家里很困难,兄弟姐妹又特别多,最困难的时候逢年过节才有鸡蛋吃,所以在我母亲的记忆中那个鸡蛋就是最美味的。可之前我们过年机会回去她童年生活的地方,还是那个老旧的村子,还是一样当地人自己散养的土鸡,还是一样的鸡蛋,但是在她口中就完全不是一样的味道了。因为经过这些年,她所珍视的更多的是情感和记忆的味道,这不是单纯的口味能比拟的。所以基本上经常把“还是以前的···好”挂在嘴上的人,很多都是有一定年纪的或者曾经有过一些苦日子的,他们有时候怀念的、珍视的东西并不只是那个食物本身,更多的是他们过往的时光、记忆。

    豆腐这个事情也是一样的,就算我之前回到老家,也尽量找到了还在用类似以前老办法做豆腐的店家,虽然也是有着浓郁的豆香,但是跟我小时候记忆中的美味相比起来总觉得少点什么的,可能就是少了在容易知足的心态下才会得到的无比满足感吧。

    对于美食、健康饮食和美食趣闻轶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点个关注和赞支持一下,以后一起分享有趣有用的相关内容!

  • 八条爱哼哼

    2021/4/20 22:59:24

    襄阳城破与南宋的迅速灭亡其实是扯不上关系的。失了襄阳的南方政权也不止南宋一个,比如三国时期的孙刘联军,再比如淝水之战时期的东晋,都是没有襄阳的。也没见它们和南宋一样丢了襄阳立刻就被灭了。事实上即使是南宋,在忽必烈大举围攻襄阳、樊城之前,襄阳就已经丢过一次了。那在是蒙古灭金的第二年(公元1235年),当时窝阔台汗以南宋违约为借口,主动挑起了侵宋战争。蒙军在川陕、荆湖、淮河三个方向同时向南宋发动猛烈进攻。其中在荆湖战场上,蒙军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襄阳。

    蒙军攻陷襄阳后,继续南下,将南宋的整条荆湖防线完全打穿。襄阳以南的随州、郢州、荆门军、枣阳军、德安府全部沦陷(长江以北全部沦陷)。蒙军饮马长江,并且还准备渡江南下,攻打荆湖重镇鄂州。当时是名将孟珙挺身而出,先后在江陵、黄州大破蒙军,接着又乘蒙军后撤之际,派兵收复了蒙军主动弃守的襄阳。后来孟珙看出了襄阳城的重要性,建议朝廷以襄阳为中轴,建立了一条东起淮河,西至巴蜀的防御体系。宋朝在此后的时间,利用这条防御体系与蒙军对峙了将近四十年。

    备注:这条防线也是不孟珙首创,当年岳飞抗金时,就是这么部署的。

    (引用地球知识局的图片,侵权自删)

    从孟珙收复荆湖失地就可以看得出来,宋军只要指挥得当,打退蒙军还是可以的。襄阳城丢了,再夺回来就是了,天塌不下来。关键还是要看人!南宋在蒙宋战争前期,将才济济,正是因为有这些不世出的名将,才使得南宋在蒙古的全面战争中挺下来。但是到了后来,奸臣当道,忠臣被百般排挤。能人志士要么被残害而死,要么被排挤到蒙古那边去了,南宋岂能不完?

    说到能人志士,这里要重点提一个人,南宋叛将刘整。

    这个刘整是北方人,早年南下投宋,在孟珙账下任职。后来因军功升至泸州知府兼潼川路安抚副使,结果遭到同僚嫉妒。后来吕文德诬告迫害刘整,欲致他于死地。刘整知道后,惊恐不安,派人到临安向朝廷上诉,然而却投诉无门。于是刘整只得暗中与蒙古联络,最终降了蒙古。

    刘整降元后,被忽必烈任命为夔路行省兼安抚使,颇为重用。随即他向忽必烈建言:欲灭南宋,必先取襄阳!

    忽必烈感到很奇怪,问他为什么?刘整向忽必烈解释:元军与宋军在两淮、荆襄和巴蜀一线对峙。两淮多水网,不利于蒙古骑兵作战;巴蜀地区多高山,宋军只要凭城死守不出,元军也很难拿下。相比之下,中路的荆湖战场是一个软肋,并且襄阳还位于软肋的最前端,很容易受到攻击。如果元军首先拿下襄阳,荆湖战场就失去屏障了。元军可以依此为突破口,将南宋的千里防线从中撕开,使四川和江东不能相连。接着元军再兵分两路,一路由荆湖向西攻巴蜀,一路由荆湖向东攻江东。如此一来,南宋必亡!

    备注:刘整向忽必烈建言之前,元军侵宋还是以总体战为主,荆湖战场并不是主攻方向。比如蒙哥汗大举攻宋,采取的就是北路军直插鄂州,中路军取重庆,南路军偷袭长沙。结果三路攻击都不顺,蒙哥汗还在重庆的钓鱼城被打死。这就表明元军在刘整投降之前,还是想先拿下巴蜀,从长江上游迂回包抄南宋。并没有先拿下荆湖,从荆湖灭宋的思维。

    刘整向忽必烈积极建言灭宋之时,南宋方面在干什么呢?首先是宋理宗驾崩,先天发育不良的弱智皇帝宋度宗登基。因为贾似道曾经帮过他(帮他登基),所以他对贾似道这个大奸臣极其信任。把军国大权都交给他来执掌。这样一来,原本就被贾似道弄的暗无天日的南宋朝廷,就更加的腐朽不堪了。

    贾似道上台前,他就残害正直的大臣,尤其是一些抗蒙将领都被他关进了监狱。比如抗蒙名将向士璧、曹世雄都被贾似道害死在狱中。刘整也是因为向、曹二人的死,才决心投降蒙古的。在迫害忠良的同时,贾似道又大肆提拔一些只会阿谀奉承的人,用这些庸才来代替被他迫害致死的忠良的位置,从而完成对南宋军政各界一次致命的大换血。

    等到大权独揽后,贾似道搞了一套以公田法用于填补军费的臭招,结果这个公田法严重得罪了江南官僚地主的利益(强制没收官僚地主的土地)。导致元军还没有打来,江南的官僚地主们就已经盘算要怎么倒向了元朝了。后来襄阳城被攻陷,元军顺汉江东下时,沿途州府纷纷望风而降,根本就没有官绅愿意为南宋朝廷卖命。除此之外,贾似道这厮又加大了和籴的力度(和籴就是官府向老百姓强征粮食,相当于明抢),对老百姓层层贪污勒索。搞的老百姓苦不堪言,民心思变。

    这副德行的南宋岂是元朝的对手?于是忽必烈采纳了刘整的建议,任命他为元军都元帅,让他负责攻宋一事。刘整到任之后,制定了一套围攻襄阳、樊城的战术。具体措施就是一个字——困!

    元军首先切断了襄阳与东面枣阳的联系,并在襄阳城东的白河口、鹿门山筑堡。使淮西的宋军不能增援襄阳;接着又将襄阳与樊城的交通截断,并在两城的外面构筑堡垒体系,把襄阳变成孤城;最后切断汉水与襄阳的交通,进一步收缩紧,拔掉襄阳城外的小据点,将襄阳彻底变成一座孤城。围城期间,驻扎在襄阳附近的南宋军队多次与元军**野战,拖延了元军围城的进度。但是由于没有支援,最后都被元军消灭。

    元军围困襄阳、樊城,宋朝也不是完全没有支援。在奸相贾似道的组织下,南宋组织了两次救援襄阳的行动,结果都被打退。元军在围困襄阳四年后,得到了当时世界上最新式的武器——回回炮(巨型抛石机)。

    利用这个回回炮,元军攻陷了樊城。困守在襄阳的吕文焕(吕文德的堂弟,就是诬陷刘整的那个吕文德)又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弹尽粮绝后,向元朝投降。(樊城守军是力战而亡,全军覆灭)

    襄阳、樊城失陷后,荆湖门户洞开,形势急转直下。这一次又跟端平二年一样,元军沿汉水长驱东下,席卷了整个长江北岸。不过当年有名将孟珙力挽狂澜,这一次则没有人能挽救南宋了。

    首先元军拥有了自己的水师,是刘整训练出来的,战斗力还挺强。有了水师,元军再进攻鄂州,花样可就多了;相比于元军的进步,宋军可谓是大幅度退步!跟当年比起来差远了。除了没有了孟珙这种能够逆转战局的大将外,士气民心也都没有了。老百姓对元军就是既不欢迎,也不抗拒的心态。静观事态的发展。

    在这种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元军以水师强渡长江,于襄阳城破的次年,第一次攻陷了荆湖重镇——鄂州。将兵峰直指江东。至此,刘整为忽必烈制定的上阻四川、下达江左的战略目标得以实现。

    (引用地球知识局的图片,侵权自删)

    通过襄阳之战,可以得出三点结论:

    第一、襄阳并不是一座孤城,而是一个要塞防御体系,襄阳之围也并不是一开始就被彻底围死的。元军在围襄阳之前,做了大量的战争准备,提前将襄阳、樊城外围的各种要塞和小型驻点拔掉后,才将襄阳围住。

    第二、襄阳之战并不是简单的围城战。因为宋军在襄阳驻扎了一定规模的野战军。这些野战军在元军筑寨围城时,也会主动出击袭扰,破坏元军的各种准备工作。为了对付襄阳的野战军,元军也付出了相当代价。

    第三、围攻襄阳的元军主要是北方汉人,其次才是蒙古人。毕竟水师只有汉人才能胜任,蒙古人不行。宋朝在统一战线这方面,做得不是一般的差!能打的人才都跑到蒙古那边了,南宋要是不亡国,就是见了鬼。

    将以上三条总结来说,元朝和宋朝并非是在争夺一城一地的得失!在争夺襄阳这一点上,双方都是掏了老本。因此宋、元围绕襄阳的六年苦战,实际上打的就是总体战,堪比二战期间的斯大林格勒战役一样。南宋在这场总体战中败了,也就等于耗尽了南宋的兵力和财力。这对于本来就贪腐横行,老百姓怨声载道的南宋来说,是承受不起的失败。

    当然了,元朝攻陷襄阳后,也不是立刻就灭了南宋。像李庭芝、陆秀夫、张世杰、文天祥这些忠良义士又给南宋续了几年命。但是绝大多数的官绅对抵抗不卖力,绝大多数的老百姓也认为事不关己。忠良义士的这种抵抗,终究也难成大事。

    总的来说,襄阳之战对南宋的影响,除了军事方面之外,政治影响也是很大的。贾似道听说襄阳丢失后,第一反应不是夺回来,而是力主迁都,躲避蒙古人。试想,朝廷的宰相都是这副德性,南宋军民哪还有抵抗的信心?

    至于说南宋的灭亡,其实是多种因素共同导致的结果,并不完全是军事上的失利。南宋的很多将领,比如刘整这样的,他们是因为受到政治迫害而选择叛逃元朝。当这些人在转投到蒙古后,打起南宋一点都不手软,毕竟憋了一肚子火。所以襄阳沦陷后,南宋的大溃败,实际上就是政治的大溃败,士气民心的大溃败。是宋朝几百年来的积弱以及内部的腐败问题的总**!襄阳城破只不过个非决定性的事件罢了。

相关问题